打法印象篇序以及其一:横板正反反生


  一,算是序章

  前阵李晓东去欧洲做交流,演说里顶着满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英语说了不少东西,但是事后自己也承认开坛宣讲不如后来的私会聊天来的有效果。演说里把乒乓球的打法划分为若干阶段,而今天的时代按其说法叫做天下大同时代。

  任何最近十五年之内看过乒乓球的人都多少意识到现在当今的乒坛属于反胶,颗粒进攻打法已经从偏居一隅到现在的乏人问津,更困难的是后继无力,前景上看起来比起削球都不甚乐观。后者改了无机胶水之后据说基层开始变得很有市场。

  不过打法上说,中国的横板反胶和世界对接其实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王皓证明了中国流的两面拉模式一样可以走两面平衡甚至反手为先的路线,之后上来的马龙还味道相对淡点,落到张继科那里反手开路,两面开抡的风格把脸档上扔回2000年,猜的最靠谱也只能说如果这是个亚洲人这个大概依稀可能比较像一个韩国运动员。

  但是世界大同也是有代价的。过去也算是盛极一时的百花齐放的局面,到了今天算是彻底演化成我花开罢百花杀了。不管有多么辉煌的过往,但凡视力正常的人都得承认当今两面反胶繁盛至极。而这代价当然是其他打法都死得差不多了(尤其男线)。

  说道死掉这两个字,可以算是新陈代谢旺盛到让人闹心的互联网界标题党界的挚爱。要不是目前的写手尚还有点计算机基础知识,过两天看到《二进制计算机已死》这种标题我也不会奇怪。不过死来死去,对于死的定义,某个比较靠谱的标题党给出的定义比较对口味:如果某种事停止了新陈代谢,停止了发展和更新,就可以说是死了。

  不管从逻辑上还是道理上,这定义都还说得过去。

  只是从现实上讲,这定义用到乒乓球打法上有点太残酷:曾经盛极一时的直板快攻断代已经整整十年,纵然在女线正胶快攻提起来大家最熟悉的角色也都是已经退役若干年,在话筒前谋生活的杨老师了。在世界一流的层面,一无创造二无更新三无成绩,算是死的彻彻底底。

  其他打法:直板削球先天不良属于早夭,横板两面颗粒男线在黄文冠退役之后男线再无后继,女线白杨泪洒巴黎混双决赛舞台之后又改了反胶(为什么要说又呢?)继而退役。乒坛至此,起码一面反胶成为彻彻底底的标准配置,没有四十岁出来混还没有一面是反胶的基本不太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在这么一种前提下,扫描一下为数不多的异类们或许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横板反胶正反反生篇

  (一)

  唐鹏处在一个很微妙的状态:如果从此以后男线打法成功排除异己,反胶独霸天下,他就是那之前生胶打法最后的背影;如果天见可怜最后生胶打法有所复苏,他就是那个最困难时代唯一的坚持。

  无论如何,在将来的历史里,他留下名字的可能性很大。

  只是这位置太不好坐,如果不是上了贼船下不来,唐鹏自己愿不愿意坐也还是两说。

  说道唐鹏自己,47届的时候作为队内“打法形象代言人”报过一届世锦赛,但是连个响都没敲出来打道回府了。彼时的唐鹏除了打法与众不同之外,还占了打法很起眼的便宜:正手跑起来雷厉风行,各种覆盖全台,冷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反手是生胶的单面拉打法,那球一旦手热正手强冲盖全台,吊反手立马生胶暴弹伺候,以一个十几岁少年来说的确赏心悦目,也难怪队里有心给个机会培养培养。

唐鹏同学那时候公开赛出赛经历基本为0,基本也就占的是年轻+打法独特+风格悦目这三条,硬是报了一个单打名额,还跟着各位大佬在红双喜那来了一块球板代言。

  后来的事情估计你也知道,那届除了施拉格拿到冠军,朱世赫代表削球复苏,中国队史上不太多的技术处于落后阶段,四强全是蝴蝶赞助之外,最拉风的消息基本集中在邱贻可搞定波尔(后者开始了其谁打赢自己谁成名的历史先河,直至今天都不间歇的受到各路故意的不故意的, 想一夜成名的各种投机的不投机的分子的围追堵截),马琳辣手催掉绯闻女友的世界冠军梦,衣服架子一样穿什么什么好看的白杨MM对着其实还没自己高的刘国正泪洒决赛舞台然后被退回省队这档子新闻。

  然后唐鹏的表现,基本上应了刘国梁安慰王皓的老台词:“我就当我世锦赛就报了六个人。”

  从此以后唐鹏在队里销声匿迹,直到后来到了香港才算是正式谋到了参加巡回赛的机会。

  当然,那时候的唐鹏应了我们伟大党前任核心的著名论断: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固然打得上的时候雷厉风行,但是打不上的时候基本上也据多数。排除前三板先天不算特长的情况以外,最主要的原因大致上是这么两条:

  第一,作为生胶选手,当时的风格基本上属于正手为主,把手打上马赛克找个不认识的人看要以为这孩子是直板单面拉。带来的问题:生胶无论如何走得是前台速度来回变化的路线,只有正手单面拉基本决定了反手前台站不住,生胶本来是特点,这么一搞成了赤裸裸的遮羞布,还是四面走光的那种(彼时前三板反手只会搓接,搓完了铁定对面直接抡一个大斜线)。

  第二,作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只会打人不会挨打是完全不行滴。

  固然现在乒乓球界的数据统计在体育运动的横向比较里,还处于没孵化出来的原始级别,但是多年以前对付瓦尔德内尔的年代里,队里每次现场看球赛后开会赛前准备必然有人做非常完全的数据统计,只是这份单子估计内容繁复而且基于纸笔居多,到现在也没有从队里走出来的意思。

  那时候对于唐鹏的一个数据统计:一般的优秀选手是55%左右的情况是能主动打对手,其他45%处于均势和被打状态

世界顶尖选手一般是打别人的时候对数情况打死了,被打和均势的时候能撑/放/粘/骗/混掉一些,于是赢球的时间久多一些。而我们可怜的唐同学彼时只是个愣头青:打别人的时候能不能打死基本要看天,命中率只有50%左右,而且和对手没啥本质关系,输赢看自己;而但凡被打的情况都直接缴枪,丢分可能近乎100%——这样算下来不管怎么样都是亏,当然赢球也就悬了。

  以上两条,算是有唐鹏特色的横板生胶打法缺点,其他人尽皆知的起下旋有难度, 前三板没旋转, 弹弧圈老打滑之类的还不列在其中。

  严肃些说,横板生胶快攻结合弧圈打法想在男线立足,或者说任何快攻为主体技术的打法想在男线立足,单纯的杀伤力大,命中率有保证,缺点掩饰的比较好之外,是有一些比较重要但是不显眼的条件的:

  首先是需要灵巧,打法所限主要集中在近台周旋,时间长了都要面对各色反胶在中台有事儿没事儿的跟你蹭蹭的拽加转,颗粒胶皮天然的速度衰减快距离长了不占便宜,这时候就不能单纯的快转对砸,借力和发力,路线,来回甚至长短的变化是必须的。

  其次是要有一定的实力,想要有灵巧,有节奏变化,就必须注定了能站住能挨打,能在借力中防御周旋,甚至能灵活的反攻。一锤子买卖赌大小的勾当,对上对面一摩遮百丑的弧圈,属于稳输没赢的买卖。

  最后需要的是一定程度上的宽松环境,甚至是可以说是放养。生胶天然的性质所限,打法体系凌厉而欠绵密,整体路子远不如当今的反胶周密,如果这种情况下单纯的放到反胶里竞争,良品率姑且不考虑,成活率就很成问题。众所周知,纵然是王涛自己94年之前单打离万念俱灰也相差不远,一方面成绩低谷,但是另一方面国内的反胶们尚没冒头,自己的压力也不大。

后来王涛的单打飞跃,一部分和正手等整体能力上升有关,另一方面也和反手开始有了些稳定的灵感球有关系。比如那个著名的反手飘一板,就很难和教科书对上号。生胶打法本身欠周密,这种发挥性质更多的球也就更需要一些,而这种时候需要空间。

  而具体到唐鹏这里,到香港之后这两年老实说他的打法已经有了很大改观。固然内力不济遇到中国队的老队友基本上免不了直接缴枪的命运,但是相比多年之前的反手基本不会,正手基本看天的状况也算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当然就算是今天的唐鹏前三板也远不算周密,也常被人盯着生胶穷追猛打,但是过去的问题,多少也有点解决了。

  先说他自己的问题:

  现在的唐鹏,已经很少有年轻时期一板没抡死,自己退下去搞单面拉模仿秀的固定戏码了;总的来说现在比较站得住了,心比较定,基本功比年轻的时候也有提高。正手方面也有个更多的快拉快带球,以其打法来说合理很多。

  其次,现在的唐鹏在被动防御方向了有显著提高。改了大球之后,固然力量要素的比重在乒乓球里占的越来越多,但值得注意的是以主动防御得分比例也显著增加。少数选手,比如松平健太,主要的路子就是带成上旋相持然后台前两面贴,以落点和线路周旋代替纯粹的对拉相持,然后伺机发力。相比几年前,唐鹏这种球明显变多,防起来也比较有数。以单纯档和贴来说,生胶的一速衰减小,路线 比较飘而且常带下沉,回起来比较有难度,加之改无机之后旋转自大球以来再次下降,可行性也上升不少。

  被动防御能站住之后,两面的防御有底不少,现在的唐鹏台前也常常有给长的主动防两板--贴落点限制质量--发力冲对方质量降低的回球--主动吸短迫使对方失误的戏码。相比单打,双打里对于这种球有这种意识威胁还显得更大一些。

  至于生胶的天然缺点,现在看主要的困难还是集中在前三板上,如果反手搓接的漏洞还是比较容易被抓住,器材所限这是最直接的问题。其次不容起下旋的问题随着现在生胶开始有反手挂,拉,甚至拧的技术出现,相持段比前几年是有相当进步的。这个环节有进展,其下面的防弧圈打滑的问题也就相应的难度下降一些。

  现在的生胶打法,在男线虽然仍然距离堂堂之阵正正之师,整体丰富且发展迅速的反胶打法有相当距离,但是比之03年前后四面漏风衣不蔽体的窘迫状况,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改观。

  (二)

  女线里生胶的状况要好得多。

  相比男线唐鹏的死活就是生胶的死活,女线里国家队有木子等一票新人在竞争机会,国外也偶尔有姜华珺一类的征战多年的老将, 时不时的出现在各大公开赛。女子的先天力量素质比起男线有不少缺陷,于是退下去的两面加转也没有爷们儿们拽的那般风生水起。

  富有女子特色的反手转正手数板数,生胶的弹拨对上反胶的速度技术,也不那么亏。

  女线里,自觉最有话题性的生胶算是木子。

  笼统的风格来看,木子的球路偏于女线传统,生胶为主,正手速度路线为主的小拉手。当然,进国家队除了能直接威胁郭跃的假小子作风以外,整体能力而言,相对传统的你一板我一板你数数我数数的女子风格也更接近男子路线。

  排除这些以外,木子最让人称奇的算是起反手的生胶技术。虽然整体的构架上并不格外出彩,但是其反手的技术之先进,某种程度上说还先进过男线的唐鹏本人。相比唐鹏这么大的时候一个纯粹的没有低级趣味的单面拉,木子的技术构成要合理很多,反手为先,比较能站得住,正手横向比较起来也算是能当一用,反手半台生胶配合侧身有一定的变化。

最出彩的就是木子的反手有相当数量的,就算以反胶来说都不太多人掌握的先进技术:反手拉下旋不在话下,打出灵感甚至有点冲,有时候还有点吊的意思;此外突击这种保留节目不论,接发球甚至还有拧,甚至还有移动到正手拧这种球。相比年轻时候的唐鹏,木子的生胶技术受限于女子的先天条件不如唐鹏,要说花样和厚度可能比同年龄唐鹏还强些。

  木子的问题更多的集中在她自身的缺陷而非打法缺陷:整体的风格虽然偏凶但是也相对楞;国家队的横向压力比较香港当然大上很多,于是也没什么灵感球;整体来说节奏比较单一,缺乏点生胶需要的灵巧和变化,可能偶尔慢下来贴两板反倒比无止境的一板比一板快好些。

  女队的整体风格比较微妙,而且考虑到主要对手的风格,木子起码会频繁的获得和主力交手的机会,加上她目前为止不错的技术构成,其他方面的不足其实更多属于每个年轻运动员都要经历的问题。

  希望她能给生胶打法带来一些新东西,创出自己的田地,而不仅仅只是让郭跃感叹说:“说话打球都像个男孩。”

  不算后记:见识资历所限,绝对做不到全景式俯瞰。争取能在给大家看看我眼中各种打法的发展和基本状况,并提供一些娱乐性,我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来源:博乒网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