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晚的两场乒乓球单打决赛在四个中国人之间进行,虽然中国拿下这两块金牌早已没有悬念,但比赛结果却关乎中国乒乓军团“一哥”、“一姐”的头衔。最终,三次闯入奥运决赛的王皓依旧未能摘掉“千年老二”的帽子,实现大满贯的张继科登上了“一哥”宝座。而“一姐”的头衔,因裁判的争议判罚仍扑朔迷离,暂时还不能仅以本次的冠军决定归属。


  ■冤情回顾

  第四局 丁宁在开局不利比分落后的情况下,尝试蹲发球来改变被动局面,但是当值女主裁判第三次判罚违例。这种在伤口上撒盐的做法令丁宁难以接受,在多番沟通无果后将球拍摔在球台上泪如雨下。此时,当值女主裁判以拖延比赛时间为由,同时出黄牌和红牌连罚两分。

  第二局 在比分被改写到5比8后,丁宁发球的关键时刻再度被当值女主裁判警告判罚违例,再丢一分的局势对她非常不利。丁宁一脸愕然地看着裁判,双手张开向裁判咨询,到底是高度不够,还是有旋转了?

  第一局 丁宁进入状态较慢,2比6落后,好在后程发力顽强迫近到6比8。此时,丁宁正手发球后被叫停,警告其发球违规被罚分。丁宁随即向当值女主裁判申诉,双手摊开不解地询问“what”?

  发球“违例”直接被罚,乒坛小将痛失冠军

  丁宁:我太委屈! 沙拉拉:我很遗憾!

  伦敦奥运女单决赛不出意料地成了中国队的“内战”,意外的是裁判也成了比赛的主角,先后3次判罚丁宁发球违例,直接扣掉4分。丁宁输掉比赛的同时,多次流下泪水显示出自己的委屈,直言“不知裁判为何总盯着我”。

  对于丁宁的委屈,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立即走上前进行安慰。不过,他同样认为判罚没有问题,丁宁应尽快调整自己的心态而不是和裁判进行争执。


  错!错!错!

  丁宁:那些年,我一直这么打球

  伦敦奥运会之前,丁宁拿到了世界杯的单打冠军。作为世界顶级选手,发球连续被判违例的情况确实罕见。

  伦敦奥运乒乓球女单八分之一比赛中,第一局丁宁就因为采取下蹲式发球受到了裁判的警告,第三局更是因下蹲式发球违例而被判罚失分。四分之一比赛中,丁宁的下蹲式发球再次遭到裁判的警告。

  决赛中面对实力相当的队友李晓霞,丁宁先后3次发球被判扣掉4分。前几次判罚,丁宁还忍住了继续比赛,第四局又被判违例后,她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她说:“那是很重要的一分,我选择发球变化。但每次当我发球有变化时,她都会判罚我。包括我到场外喝水,当时慢一点,上来就是一张黄牌。我认为需要调整去擦汗,她可能觉得我擦汗的时间不对,马上又给我一张红牌。”

  至于被判发球违例的原因,丁宁说:“我发球只要抬手换发球就直接判我发球。我感觉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和晓霞水平相差不多,在这种情况下,裁判判罚对我的影响比较大,让我对局面的把握比较难。”

  “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多年,我打球也没有碰到过,我想这种情况在乒乓球历史上都是少见的,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决赛场上。”丁宁说:“我非常不明白,不理解,所有的比赛我都在运用这种发球方式,怎么突然之间这次就盯住我了。”

  接连被判违例,丁宁不仅心态上出现波动,技术方面的影响也不小。她表示,她本来准备了四套发球战术,后来三套都不敢用了,后面两局都是用一套发球战术,几乎不可能赢球。

  莫!莫!莫!
 

  沙拉拉:质问裁判?那是没经验

  丁宁的发球到底有没有问题?按国际乒联的新规定,发球开始时,球自然地置于不持拍手的手掌上,手掌张开保持静止;发球的高度不得低于16厘米,不能带旋转;球要始终在台面以上和发球员的端线以外,而且不能被发球员或其双打同伴的身体或衣服的任何部分挡住

  本届奥运赛事中,裁判对丁宁违例的警告主要是抛球高度不足16厘米,丁宁解释说,自己的发球姿势,如果抛球的高度不够,球和球拍一定合不上力。再从丁宁下蹲式发球的技术动作解析来看,丁宁在抛出球之后,乒乓球的高度没有太大变化,而是人的重心与抛球的手向下移动,也许这是欧洲裁判对规则的理解不同引致的判罚差异,因为虽然丁宁在击球瞬间,抛球的手与球的距离超过16厘米,但是却没有符合“上抛”这一点

  女单决赛结束之后,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专门来到混合采访区看望丁宁,他表示这场比赛的焦点成了裁判,这让他感到很遗憾。他安慰丁宁说:“4年后希望你重新回到奥运会的决赛场上,并且赢得金牌,到时候我做你的裁判。”

  但尽管如此,沙拉拉和总裁判长思维普坚称错在丁宁,判罚不存在任何问题,沙拉拉还建议运动员在遭遇自己认为不公判罚时,尽快调整自己的心态而不是和裁判进行争执。“我认为今天的错误在丁宁。


”沙拉拉说,“她不应该和裁判去争论,这让裁判更加关注她的发球。如果是更有经验的球员,决不会和裁判争论,裁判就会把注意力转移。”他又说:“如果丁宁30岁,有很多经验,就不会和裁判争论,而是会把裁判的判罚从头脑中清除出去。”

  对于当值的裁判,沙拉拉表示:“我认为有的裁判很严格,有的判罚比较有弹性,但这位裁判没有弹性。这次的事件里,她并没有调整自己的判罚尺度,而是一直坚持这么判罚。这时运动员应该理解裁判员,自己及时调整,不要和裁判争辩,不要抗议,因为这样裁判会持续找你的问题。”

  沙拉拉表示自己没有看到所有判罚的细节,但是注意到其中一次判罚丁宁发球,他表示是因为丁宁抛球不是直上直下,球是斜着飞向自己的身体这样有遮挡的嫌疑,而另一次裁判认为是高度不够。

  评论

  国球一姐,从“心”开始

  不仅仅因为一枚弥足珍贵的奥运金牌,更因为一个“女乒一姐”的排名。丁宁和李晓霞之间的这场奥运乒球女单决赛,在裁判的一些争议判罚催生之下,从一场波澜不惊的队内训练赛,摇身一变成为争议丛生的“火药桶”。

  从气质上来说,女乒历代“一姐”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邓亚萍的杀气十足、王楠的稳中带凶、张怡宁的淡定自如……实力略占上风的丁宁也许对失利心有不甘,但她因为裁判判罚而导致情绪崩溃的表现,让她与“一姐”之间的距离,变得不只是一场比赛的胜负那么简单。

  自从中国女乒进入“后张怡宁时代”以来,丁宁和李晓霞两人成为了最接近“一姐”称号的两个人。奥运决赛前的12次交锋,两人各胜6次平分秋色。而从性格上来说,丁宁外向自信,李晓霞则自称“动静皆宜”,可以说是各有千秋。正因为如此,伦敦奥运女单的最高领奖台,也许才是对于两人今后命运最好、最直接的评判。

  火花由此产生,李晓霞在决赛中像面对“敌人”一样怒目圆睁、高声欢呼,丁宁则因为裁判的不利判罚潸然泪下。在丁宁1比4输掉比赛之后,李晓霞已经被一些网友刻画成为“输掉了人心”的那一个。容易理解的是,同情和怜惜总是容易倒向弱者和失利者一方。

  但没有人提到的是,李晓霞2008年最后时刻落选北京奥运会,作为替补的她当时在台下眼巴巴地看着张怡宁夺冠,那一刻她比张怡宁哭得还凶。而对于丁宁而言,她的奥运之路与李晓霞相比,则走得更为顺利。在过去的这个奥运周期里,她成为了国乒女队的最大发现。2011年,丁宁连续拿到世乒赛和世界杯冠军,如果能够在伦敦继续登顶,她就将成为历史上在最短时间里完成“大满贯”伟业的运动员。

  顺风顺水当然是最幸福的事情,但大多数故事的结局是百转千回。输掉伦敦的决赛,对于出生于1990年的丁宁而言,只不过是通往伟大之路上的一次挫折。就连丁宁自己也承认:“如果是宁姐(张怡宁)在场上遇到这样的情况,可能不会像我一样情绪起伏那么大。”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虽然安慰了伤心的丁宁,但他也委婉地指出,“如果她不去和裁判去争论,裁判就会把注意力转移……”想要成为“一姐”,丁宁必须从内心的平静开始出发。

  年轻的丁宁说她“不知道自己四年之后会在哪里”?但更多人认为,四年之后的丁宁会出现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在那里,她仍然有机会证明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乒坛一姐”。

  吼队友没有人情味?

  李晓霞:大赛就是看谁更狠

  丁宁接连被判扣分,李晓霞在随后的比赛中每拿下一分后,都会惯性地大吼,因此被观众认为比赛“火药味”十足。尤其是丁宁连续被扣掉2分后,李晓霞此后每次得分都会大吼,丁宁则完全陷入了沉默。

  “李晓霞胜之不武而且气度不足啊。”赛后,丁宁的遭遇和泪水让不少观众顿生怜悯之心。有观众认为当时的丁宁已经很伤心了,李晓霞没必要表现得如此兴奋。

  对此李晓霞表示,赛前教练就让她打得更狠一些,“因为性格的原因,跟自己人打总觉得没有必要如何如何,决赛中每次不是输给了对手,而是输给了自己太软弱。今天李导早饭时还和我说,这样的大赛就看谁更狠,要想拿冠军就要灭掉所有人。”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