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世乒赛在23年后回到历史悠久的多特蒙德,东道主在男团比赛中杀入决赛,尽管最后负于中国,但也算为竞技实力日渐衰落的欧洲乒乓球(微博)留住一点血脉。发展一项运动的最根本是发展其职业联赛,而作为乒乓球大国,中国开设乒超联赛起步于1995年,距今不到10年的光景。

  世乒赛在23年后回到历史悠久的多特蒙德,东道主在男团比赛中杀入决赛,尽管最后负于中国,但也算为竞技实力日渐衰落的欧洲乒乓球留住一点血脉。发展一项运动的最根本是发展其职业联赛,而作为乒乓球大国,中国开设乒超联赛起步于1995年,距今不到10年的光景。

中国乒乓球能在任何世界大赛上击败德国,但在组织职业联赛上,还需向对手取经。德国乒乓球联赛始于1966年,被誉为是目前世界上开展得最完善的乒乓球职业联赛,中德联赛职业化的差距不仅在于那29年的历史,而更多在于职业化的理念和方法。

  赛制

  有样学样,造就规范化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国有众多乒乓名人登陆欧洲最火爆的德国联赛,包括曹燕华(微博)、施之皓,郭跃华(微博)、杨建华等人,分散在格伦藻、罗特林根和于利希等地。上世纪90年代更是德国联赛的鼎盛时期,来德国打球的中国选手也最多,基本上每个俱乐部都有中国人,格伦藻最多时就曾有四名中国选手同时服役,即马文革、陈志斌、王学新和孟庆宇,堪称德甲(微博)一景。

  “除了历史悠久,德国的联赛制度更规范,比赛也更频繁。”目前在德国打球的欧洲一姐吴佳多介绍,德国联赛从每年8月份到次年3月,赛期达半年多,球员除去打公开赛及世乒赛这类大赛的时间,平均每周有一场比赛,“这跟中国联赛只有三个月不一样,国内基本是以训备赛,这里是以赛代练。”

  乒乓球在德国并不算是最流行的运动,来自德国的美国队教练费斯就称,在德国,乒乓球的地位大概只能排到第七、八位 ( 台灣可能連七八位都排不到... >< ) 

不过,由于同地区有足球、篮球、冰球等热门项目发展成熟的职业联赛为参照,德国乒乓球联赛从一开始就相当规范化。目前的德国联赛分为男子甲乙级、女子甲乙级,此外还有职业乒乓球联盟主办的联盟杯赛事。

男子甲级联赛共10支球队,女子甲级有9支,乙级联赛分为南北两个半区,每个半区都有10支队伍参赛。每个赛季,甲乙级球队之间都执行严格的升降级制度。

  与德国国家队的状况相似,德国联赛也重男轻女,各级别联赛中,只有男子甲级联赛才是真正意义的职业联赛,连女子甲级也只是半职业,而乙级联赛都是业余联赛。

“平常训练都是自己安排,到了比赛日也不像国内那样统一安排去客场,我们都自己开车去比赛,比完了自己回家。”吴佳多表示,德国联赛最职业化的体现是球员每周都必须为俱乐部“打工”,“就跟其他人去上班一样,不都是自己开车的吗?”

  架构

  各司其职,乒协被架空

  管理德国联赛的是德国乒协和欧洲职业乒乓球联盟,但与中国乒超联赛最大的不同,是德国乒协并不直接参与俱乐部的管理,俱乐部每年只需向乒协交纳三万欧元的注册费用,德国联赛则交由职业乒乓球联盟作为联赛的“权力机关”,这与风靡世界的欧洲足球联赛机制相似。

职业乒乓球联盟共负责管理一万多个注册俱乐部和七万多名运动员,而德国乒协旗下也注册成立了专门的乒乓球市场部门,负责一切乒乓球的市场推广和接洽赞助合作等事务。

  同时,德国乒协也不能像中国乒协一样坐享其成,等待体校、市队、省队层层选拔把精英送到国家队来,他们每年还要自上而下组织地区性的小型乒乓球赛,直接从普通中学发掘选拔有培养前途的青少年人才。

  赞助

  多多益善,无排他协议

  “对于俱乐部来说,它的投资人是最重要的。”曾在德国打球、后又成为乒球俱乐部经理人的前国球手杨建华介绍,德国乒乓球的发展在于爱好者的大力支持,俱乐部的牵头人多为乒乓球发烧友,德国政府也有税收减免政策来鼓励投资体育事业的企业和个人。

  “当然,赞助和出卖冠名权才是最重要的生财之道。”跟篮球、足球不同,在乒乓球领域,不存在着诸如“阿迪达斯赞助的国家队不准穿耐克鞋”这样的垄断问题。

德国乒协要尽可能多拉赞助,而多数乒乓球专业器材生产制造厂商也不介意自己的产品、L O G O跟竞争对手的产品、商标并排出现在德国乒协的赞助商目录里,德国乒协目前有16家官方赞助合作伙伴,其中同属专业乒乓球器材的生产商就有11个。(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俱乐部的情况同样如此,乒乓球从某一家赞助商得到的赞助金额有限,没有一家企业会为乒乓球提供价值百万哪怕是几十万欧元的赞助,为保证生存,俱乐部必须尽一切力量多拉赞助,“所以德国俱乐部的球衣大多相当花哨,巴掌大的地方通常就有十几个广告。

”杨建华说。德国许多著名的体育联合会俱乐部都有下设的乒乓球队,如云达不来梅、汉堡H SV、BV B多特蒙德和柏林赫塔,这些俱乐部会因为与主联合会的依附关系无法出售冠名权,从而损失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球迷

  比赛红火,上座率平平

  包括施之皓在内的许多曾在德国打过球的圈中人都感叹,德国乒乓球的专业水平虽不如中国,但这项运动在德国普及率却不比中国低。在德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乒乓球桌,哪怕是大学生宿舍里,每栋宿舍的地下室里也会配备一两张乒乓球台。多特蒙德世乒赛上,威斯特法伦体育馆人气最旺的区域不是球馆内,而是场外专设的青少年乒乓球体验区。

  不过,乒乓球对德国人来说只是一种和长跑、自行车一样的健身和锻炼方式,爱好者不少,观众则不一定多。跟世界大多数国家一样,乒乓球项目的局限性导致了比赛上座率不高,伴随而来的是电视转播权无法售出转化为盈利。据统计,哪怕是拥有德国之星波尔(微博)的杜塞尔多夫俱乐部,平均一个赛季的入场观众总数也仅1万多人,这在德国联赛已算是“火爆”的球市。

  德国的乒乓球俱乐部主场多设在可容纳几百至一千人左右的小场馆,所以尽管统计数字看上去并不庞大,但许多比赛还基本能办得热热闹闹。

“德国有相当成熟的球迷俱乐部管理和维护球员和球迷之间的关系,每场比赛后,都会有十五分钟左右的球员球迷互动时间,主场还会有赛后宴会,提供给球员和球迷进一步交流的平台。”杨建华介绍。

与吴佳多同为德国国手的海外兵团成员孙祯琦,她所加盟的俱乐部叫T T G宾根,那是一个距离法兰克福约45分钟车程的小城镇,“因为地方比较小,民众平常都没有太多的消遣,所以到比赛日都会有挺多人来看。”孙祯琦说。

  隐忧

  收入不高,好球员分流

  一项联赛的职业化还体现在俱乐部对球员商业价值的开发上,德国联赛中,一些明星级球员可以有个人的赞助商,波尔之所以在德国一呼百应,除了因为他成绩突出,更缘于他俊朗的形象为他和俱乐部带来了众多广告。

  与商业化的开发相辅相承的就是自由球员制度,在这种制度下,球员隶属于自己的俱乐部,工资和奖金与比赛的输赢有直接的关系。自由球员制度建立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所以只要大的经济环境运转正常,球员又能保持一个良好的竞技状态,俱乐部不会轻易终止合同,这使得不少技术型选手都能充分延长运动寿命,也给许多预备退役的运动员提供新的平台和出路。

  乒乓球运动员的收入水平在德国虽然略高于普通劳动者,但跟足球、赛车、冰球甚至并不怎么受德国人重视的篮球运动员收入根本就不能相比。费斯透露,在德国打联赛,最好的男选手收入能达到六七万欧元,但半职业的女子联赛会有一定差距。乒乓球在德国只是一种兴趣爱好,终究不能成为谋生的手段,许多青少年一般都在上小学、中学时打乒乓球,毕业之后便告一段落。

  纯粹论收入,德国联赛与周边的荷兰、法国、西班牙等欧洲联赛差距不大,而在中国乒超联赛诞生后,包括波尔、苏斯,甚至老将施拉格等欧洲名将都曾试图出走,到竞技水平更高的联赛中历练,“世界第一大联赛”由此被搁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德国人的忧患意识很强,在此次世乒赛期间,德国乒协和州一级乒协就多次探讨一个相同的话题:在新兴联赛的冲击下,高水平的德国职业联赛要如何吸引与之水平相当的球员。(南都特派记者丁淑莹 发自多特蒙德)

  旁论

  管办分离,乒超应做表率

  去年年底,在中国足球反赌扫黑的大背景下,中国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对媒体正式表态: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管办分离的改革正在稳妥起步。至此,这一在中国足球界喧嚣多年的话题,总算有了点眉目。

  管办分离的最大好处在于联赛管理的规范化,而体育总局对于管办是否分离的主要考量,在于联赛所取得的商业利益如何分配。其实,中国体育界需要管办分离的,又岂止足球一项?中国足球积弊多年,即使药到,未必病除,对于出身乒乓球界的蔡振华来说,管办分离,不妨先拿乒超一试。

  从南都前线记者的采访可以看出,德国乒乓球联赛虽好,但目前实难为乒超所效仿。原因和国内其他联赛遇到的改革壁垒一样,唯“体制”二字而已。现行体制下,中国运动员的所有权在各省市体育局,国手的商业价值归体育总局。仅这两点,就注定了中国的俱乐部玩乒超只能是赔本赚吆喝、花钱做广告而已。而且,中国乒协政策一年一变,对于俱乐部的掣肘甚多。这些都和真正的职业化相去甚远。

  对体育总局来说,最大的政绩是成绩,而中国乒乓球与中国足球最大的不同恰恰就在于成绩。拿乒超作为管办分离的试验品,最主要的好处是,不论联赛怎么折腾,以中国队的雄厚实力,都难以影响在世界上争金夺银的大局。同时,管办分离又可以实现联赛商业利益的最大化,或将改变乒超半死不活的尴尬现状。只要蛋糕做大了,不愁没法分。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