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智淵和陳建安聯手奪下2013年世界桌球錦標賽男子雙打金牌。過去10年這面金牌皆由中國隊包辦,ITTF(國際桌球總會)官網罕見地報導,「第一次,中華隊在世界錦標賽奪下冠軍,同時,這也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為台灣創紀錄的桌球一哥莊智淵說,「這個冠軍讓後輩參加國際賽事時有信心,其他國家也覺得中華台北的選手比較強。」

     莊智淵小學2年級時因打贏高年級學生,被前桌球國手母親李貴美看出天賦,開始培養。只是,5、6年級有整整兩年一直輸球,在從高雄坐夜車到新竹比賽的路上,「明天有比賽,今天很害怕那種感覺,那很難忘。」

     快打旋風 搏殺攀高峰

     一直不是最被看好的選手,但莊智淵母親仍奔走借錢送13歲的他到湖北受訓;19歲再轉戰歐洲打職業賽。年紀輕輕受到中、歐系統訓練,莊智淵把亞洲的「快」與歐洲的「旋轉」兩種球風,融入自己的打法,發展出「右手橫握球拍快攻結合弧圈」。2002年他於世界職業桌球年終總決賽中拿下單打冠軍,2003年排名更衝到世界第3。

     只是,好景不長,他旋即跌落長達6年的深淵,2008北京奧運甚至止步於32強。

     莊智淵剖析自己,「2003年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好上來,就是年輕,拚嘛!」他說,「到達那樣的地位時,沒搞清楚技術的優點,而別人打你時就是去拚你,自己又想保住位子,患得患失,就沒辦法維持。」莊智淵說,「明明排名世界前20,第一輪與排名60、70的打,感覺要贏1分都很難,甚至常常連第一關都過不去,拚到快死掉才4:3,那很痛!」

     患得患失 連6年低潮

     不知會糟到什麼程度的6年,不是沒想過放棄。莊智淵說,「小時候家裡借錢栽培,不能說不打就不打;長大以後,是騎虎難下了,打了20幾年,且曾到達顛峰,如何放棄?何況,自己是真的對桌球感興趣。」

     曾經徘徊,莊智淵說,「我卻不曾後悔,桌球對我就是全部。」因只能向前,他講,「6年低潮裡,像蓋房子一樣,這裡補一點、那邊蓋一點,到了2010年,狀況好像回復了。」

     但一切並沒想像中順遂。本來規劃在2012年倫敦奧運要奪的獎牌,卻因一個擦邊球飛了。他曾為此眼光泛紅、整整難過1個月,如今講,「也許就是那一次輸,才有2013年的金牌,因為場面看過了,就不會慌、會更沉穩。」

     莊智淵說,年輕時自己球風「搏殺」,搏殺到03年莫名其妙攀高峰,「但打球其實需要計算,要有一點手段。」

     10年磨劍 打球更沉穩

     從2003到2013,莊智淵花時間鞏固自己的「手段」。例如擺脫鑽牛角尖毛病,他說,「訓練場上固執是好事,但比賽時一直鑽就完了!」經10年磨性子,莊智淵說,現在的自己和03年最大差別,在於「清楚地知道每一場比賽如何處理,搏殺於穩定之中,且最重要的是穩定,膽大而心細。」因愈來愈能掌握自己,2012打完奧運時還猶豫下一步的他,如今宣告將再戰2016。

     原本「殺氣騰騰」的莊智淵,愈來愈有「手段」能自我掌控,但一切也非僅刻意壓抑。小時候脾氣不好,媽媽曾叫他唸《心經》,「早上唸、晚上唸,背了5年。」之後不唸了,「我原本以為讀《心經》可以『保佑』把球打好,後來沒打好,就很生氣!」莊智淵自覺,為了贏球而唸經,「是有目的的,那不好!」他說,後來是因為真的尊敬而有信仰。莊智淵摸著脖子上掛的觀音像,流露自我瞭解後做出選擇的神情。

     除修身養性外,一天7個小時以上的自主訓練是基本功課。住在球館的小將們晚上常睡不著,因「教練」莊智淵還在練球,半夜震動全館的蹬地聲,讓他們輾轉反側於自己是否不夠認真。

     2013年世錦賽決戰的電光火石間,莊智淵透露由2003年高峰被扣殺的茫然中,經整整10年嚴以律己與健全心裡素質養成的底子,也因此搏回了曾經有過的世界級敬重。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