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九日的晚間,中華奧會會旗在法國巴黎舉行的世界桌球錦標賽中升起,在國旗歌的音樂中,頒獎台上,拿著獎盃的是一張稚嫩的臉,與另一張沉穩而堅定表情的臉。

 

  

這兩位為台灣拿下世界桌球錦標賽男雙決賽金牌的桌球國手是莊智淵(圖右)與陳建安,這不但是台灣體壇桌球史上第一面金牌,也是二十年前陳靜在女子單打所摘下的銀牌以來,最好的成績。更因打斷了中國隊在桌球世錦賽男雙十連霸的紀錄,而受到國際媒體報導與重視。

 

「我覺得我進步最多的,是心態!」這位在台灣已和桌球畫上等號的大將莊智淵,談的已不是球技。但,他曾經歷一段,多數人都不知道的低潮期。

 

 

10年前爬上世界第三》
卻陷入低潮,整個都不對

 

 

就在去年倫敦奧運,他才剛剛與銅牌擦身而過。爭奪銅牌的那場比賽,對上德國奧恰洛夫(Ovtcharov),一開賽就展現強烈企圖心,原本還領先,但對方一個幸運的擦邊球,讓局勢逆轉,「那個球下去我就知道,大概沒了!」莊智淵媽媽李貴美說。後來媽媽對他說:「如果天要給你,就不會有那個擦邊球。」

 

莊智淵最好成績是在二○○三年,世界排名第三,當年他同時得到台灣十大傑出青年、台灣體育精英獎的肯定,也被列為世界桌球壇的三大新星之一。就在前一年,也奪得國際桌總巡迴賽總決賽男子單打冠軍,與德國的蒂莫.波爾(TimoBoll)和中國的王皓,一起成為世界桌球壇的三大新星。

 

不過此後,卻陷入他人生最大低潮,莊智淵說,二○○三年以後,參加很多比賽,都沒打出好成績來,「心態不對、技術也不行,整個都不對。」世界排名竄升到第三以後,各國好手開始緊盯莊智淵的打法,他為求突破,改變自己的訓練方式,狂練他較弱的正手,如果一天練十小時,他用一小時練反手,九小時練正手,「結果正手沒練好,原本擅長的反手也變得很糟。」

 

 

 

加上長期累積的傷勢,更讓他心情低落。之後好幾次賽事,常常打到三比一領先之後,緊接著就會被逆轉,當時他甚至覺得自己快崩潰,只要打到三比一他就會出現心理障礙,覺得自己可能被逆轉。

 

這段低潮期也擺脫不了亞軍命運,莊智淵在世界巡迴賽單站男子單打的成績,除二○○三年巴西、二○一一年智利、二○一二年西班牙,得到冠軍外,另有十站都是亞軍作收。

 

問他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麼?「喜歡」與「毅力」,他說,「只有一直打下去,才有機會變好,放棄,就什麼都沒了。」

 

出身於桌球世家的莊智淵,父親莊漢傑曾是全國雙打冠軍;母親李貴美,早期是國手,也是他的教練;哥哥莊智雄是前國手,也是這次中華隊教練。他從小開始接觸桌球,第一次拿球拍那年,只有6歲,身高還不到球桌高度。

小四開始打桌球》
卻一路輸,六年級才開竅

但當時,母親想栽培的,卻是哥哥,他只能在旁當小跟班,直到小學四年級,媽媽看他很有興趣,一天到晚找人打,且居然能打贏高年級,決定開始訓練他。好勝心強的小莊智淵,一次操二、三小時,從不喊累。

他小時候的教練林豐楙曾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莊智淵從小就不是突出球員,「他後面比他好的人太多了。」身高不高,體型不好,爸爸告訴他,「沒關係,把基本功練好就好。」

於是,他加倍努力,還是一個小學生的他,常常坐夜車去參加比賽,但因為是單淘汰賽,他常打一場輸了就回來,「就是輸很久、輸很久,一直輸到六年級,」莊智淵認真練習兩年,終於在六年級開竅,第一個得的獎是全國國語盃亞軍。

從人生第一座獎盃開始,彷彿,命中注定似的,他常與冠軍絕緣,攤開歷年得獎紀錄,多是亞軍、四強、八強這樣的字眼。

學生時期,心灰意冷的莊智淵一度想放棄,李貴美對他說:「不打也沒關係,現在開始念書還來得及。」她給莊智淵三天時間去好好思考,結果第二天他就決定要繼續打球。

這時,小莊智淵心裡才明白,自己還是喜歡桌球,就算不是第一名,還是要繼續打。

這次和他一起奪冠的小將陳建安認為,比自己長十歲的前輩莊智淵,有許多可學習之處,包括技巧、穩定度等,但他最佩服的,還是莊的毅力。「大家從早上九點開始練,練到十一、二點就都不行了,可是他只要覺得不夠好,就會一直練下去。」

球技天分非頂尖》
毅力驚人,是另一種天分

 

雖然球技的天分不是頂尖,但他的毅力也是一種天分。」莊智雄說,莊智淵毅力驚人,就連體力也是靠毅力支撐來的,「否則這個年紀不太可能有這種表現。」他說,弟弟先前練到腳底起水泡,還一直繼續練,直到把襪子丟到洗衣機,才發現都是血水。

 

「講好聽一點是毅力,難聽點就叫作固執。」莊智淵自嘲,「可能有人覺得很白癡,同一種動作幹嘛一直重複練,」這是他的堅持,「但我就是要把它練到好,不然幹嘛練?」這是他從第二走到第一名,這一小步之間,最大的心得。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