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届世乒赛单项赛大幕落下,在压轴的男单决赛中,张继科4∶2击败王皓卫冕成功。现场观众八成以上都是法国当 地民众,大家看得如痴如醉,可如果是在中国,决赛中没有中国选手,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观看。

张继科夺冠,对于中国球迷来说,除非是他的死忠,否则没有太多 人关心。相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输球的王皓身上,我们究竟为何这样关注王皓?只因为他继2011年世乒赛和伦敦奥运会后连续三次都在世界大赛的决赛 中输给了张继科吗?

 

  注定悲情

  王皓难出头折射中国乒球的强大

  王皓千年老二,徒生的悲情,是美学意义上的悲剧美。教科书上大致是这样解释的:当我们 期待圆满的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物,其结局却是变成一堆碎块,我们为此心生悲悯。这种悲悯的情感体验就是悲剧审美中得到的快感。王皓的“千年老二”现象正符合 人类悲剧审美的重口味。

但从理性的角度看,王皓如此“二”,恰恰从一个新的角度诠释了中国乒球长期垄断世界乒坛的尴尬。对外,在不可战胜的中国“乒团”面 前,外国选手没有丝毫夺冠的机会;对内,王皓无数次向桂冠冲击,却总是遇到一个比一个强大的队友捷足先登,而徒唤奈何。

  当然,王皓也曾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单决赛上输给韩国的柳承敏,也在其他赛事上输 给外国人,但王皓的每次失利换来的都是中国乒球在男单项目上的人才辈出和更长时间的垄断。

无论是输给外国人还是自己的队友,与其说王皓的千年老二是其个人 乒乓生涯的悲情之旅,不如说他用自己的“二”见证了中国乒球越发牢固的不可战胜的神话。总之,王皓的悲情是注定的,他不得不认命,并慢慢学着欣然接受命运 的安排。

  宿命折磨

  刘国梁:他已经上升到一种境界

  输给张继科后,王皓被外界赞扬为“伟大的亚军”。此言非虚,能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 世界乒坛,守住这份“千年老二”,更多的不是遗憾,而是一份接近永恒的荣耀。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战胜王皓夺冠的柳承敏早已退居二线,2005年世界杯 上战胜王皓夺冠的波尔在本届世乒赛上止步八强,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战胜王皓的马琳已成边缘角色。与这些同时代的相继衰退的巨星相比,王皓始终能坚守 在世界乒坛的巅峰之列,也实属不易。

  刘国梁说,不忍心看到王皓坚持到里约奥运会。他觉得“千年老二”已成王皓的宿命,冲击 宿命,对王皓而言是一种“折磨”。其实,在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上,王皓已经从“二”的怪圈中自我解脱了。

无论他是第二还是第一,冠军总是中国的。他可以不拿 冠军,但可以帮助中国乒球在大赛上阻击对手,并成就自己乒旅生涯中一段无人可替的神奇。刘国梁还说,“决赛打成这样,我觉得他(王皓)已经上升到一种境界 了。”中国乒球不缺金牌,缺的是境界。既然如此,不如让王皓坚持到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

 

  技术死角

  除打法外王皓已无其他明显优势

  回顾近年来王皓在世界大赛决赛上输掉的几场内战,可谓各有各的原因。一位圈内人士感 慨,中国队在打三大赛和一般的公开赛、乒超联赛中运用的技战术似乎都不一样

他们在非三大赛中,感觉都是在用第三战术或者技术打。最明显的是,上一届世 乒赛的决赛中,王皓吃张继科发球明显比公开赛和其他比赛多。除了王皓的心态出现问题外,张继科的改变可能让王皓不适应,张继科的打法太狠了。”

  再看刚刚结束的本届世乒赛男单决赛,王皓明显吃了“发福”的亏,张继科喜欢在前台进 攻,而王皓的基本站位相对靠后,可是由于体重增加,他的步伐和移动已经比2010年之前慢了不少,既然快不过张继科,只好退台,而王皓越退,顾及的范围越 大,也就陷入了被动。

其实,王皓的巴黎世乒赛男单门票拿得并不容易,通过附加赛才搭上了末班车。不过,尽管王皓有着精湛的直拍横打技术,但是在和横板,特 别是和张继科这样正反拍都没有明显漏洞的选手对决中并不占优势,但仍然能屡次获得世界大赛机会,也和国乒希望保留直拍打法不无关系。


  下一个王皓直拍选手必须顶上  后继有人

  众所周知,刘国梁就是直拍,王皓和他又都是八一队的选手,无论从情感上还是打法上,刘 国梁都是很重视王皓的,除了运动员本身的实力外,因为王皓的存在,观众们可以在世界大赛决赛中欣赏到直横大战,这对乒乓球也是一种推广,必须保持直板选手 在世界大赛上的曝光率,这种打法才可能后继有人。

  王皓即将退役,但直板不能消失,许昕最有可能成为王皓的接班人,虽然许昕更依赖于正手 进攻,打法更像马琳而不是王皓,但是确实是一队主力中除王皓之外唯一的直板。

 

在加强了反手进攻后,许昕的进步明显,但考虑到直板与横板较量中的天然劣势, 前有张继科、马龙,后有追兵若干,许昕要想集齐三大赛的冠军并不容易,但成为亚军,特别是在很多年内都是亚军,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功。

    全站熱搜

    桌球小子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